于 再
潘 琰
李鲁连
张华昌
相关链接
 
“一二·一”运动历史背景

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在经历了8年的艰苦浴血奋战后,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。然而,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政府,在美国的支持下,企图独占胜利果实。一方面大肆玩弄“和平”阴谋,以蒙骗善良的中国人民;另一方面则积极备战,企图迅速消灭中国共产党和人民革命力量,恢复其在全国的反动统治。而中国共产党顺应历史潮流,顺应民心,坚决反对内战,争取通过和平的道路来建设一个独立、自由、富强、民主和统一的新中国。于是,抗日战争结束后的中国,基本国情是,国民党作为当时的执政党,由于其庞大的军队在抗日战争期间远没有完全有效地进行抗战,致使国民党在政治上不得人心。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力量,积极参与抗战,取得巨大胜利,赢得了人民的衷心拥护。这就使得共产党和国民党成为了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两大政党。

  当然,蒋介石要立刻发动内战的时机还不成熟。八年艰苦抗战,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,和平为众望所归,蒋介石发动内战,更不得人心;国际上,美、英、苏三国当时都表示不赞成中国内战;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大多退到西南和西北,要迅速开赴华北,华东解放区一时尚有困难,加之共产党在看出蒋介石的野心后,曾发出明确警告,也使蒋介石不敢轻举妄动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蒋介石向延安连发三次电报,邀请毛泽东去重庆“共同商讨目前各种重要问题”。在蒋介石看来,如果毛泽东不来,他就可以说是共产党拒绝和平谈判,把内战的罪责推到共产党身上;如果来了,就可以利用“和平谈判”麻痹共产党,诱使共产党交出人民军队和解放区政权,还可以争取足够的时间,调兵遣将,部署内战。

  有和平诚意的中国共产党,对局势的风云变幻也有清醒的认识,认为和平谈判是战后人民的要求和愿望,只要有可能,就应该顺应民心;蒋介石部署内战一时难以完成,共产党和全国人民是有可能争取实现国内和平局面的,那怕是暂时的和平也应该争取,这对于需要作应变准备的革命力量来说也是必需的;通过和平谈判可以使全国人民看清国民党究竟是真要和平民主,还是真要独裁内战。鉴于此,1945年8月25日,中国共产党决定派毛泽东、周恩来、王若飞去重庆与蒋介石进行谈判。

  8月28日,中共代表团到达重庆。国共双方谈判的内容集中在军队和政权等敏感问题上;由于蒋介石对谈判并无诚意,大耍两面派手腕。43天的谈判,共产党与之进行了针锋相对的会内会外斗争,国民党蒋介石被迫同共产党签定了《双十协定》,承认共产党提出的避免内战的方针和各项民主要求,同意召开政治协商会议,但仍然拒绝承认共产党军队和解放区的合法地位。

  10月3日凌晨,第五集团军总司令、昆明防守司令杜聿明奉蒋介石密令炮击云南省政府所在地五华山,同时解除龙云所属保安、警察等地方部队武装,由第五军全面控制昆明。同时,下令免除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滇本兼各职,限三日以内到重庆就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之职,以武力胁迫云南省主席龙云离滇,改组云南省政府。

  10月10日,国共两党签订并公布“坚决避免内战”《双十协定》。10月13日,蒋介石却颁发“剿匪密令”,命令各战区国民党军队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,公开发动内战。同时对国统区的民主运动也进行了疯狂的镇压。蒋介石的罪恶行径,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义愤,他们纷纷以各种方式反对国民党的倒行逆施。

  在《双十协定》公布同时,重庆各界反对内战联合会成立。昆明学生在云南地下党的领导和支持下,酝酿以实际行动响应。11月22日,中共云南省工委负责人同西南联大党组织决定在昆明4校学生中举办一次反内战时事晚会,反对内战,呼吁和平。

  11月24日,晚,时任云南省代理省主席李宗黄、云南警备总司令关麟征、国民党中央军第五军军长邱清泉召开党政军紧急治安联席会议,决定:“凡各团体学校一切集会或游行,若未经本省党政军机关核准,一律严予禁止。”

  11月25日,李宗黄向云大校长熊庆来施加压力,不许把学校礼堂借给学生开会。晚会地点被迫改在联大草坪举行。当晚到会的有各大中学校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6000多人,钱端升、伍启云、费孝 通、潘大逵四位教授在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讲演,主张迅速制止内战,成立民主联合政府。大会遭到国民党特务的严重干扰,切断电源,鸣枪捣乱。但与会者不为之所吓倒,他们点燃汽灯,会议继续进行。演讲者在台上慷慨陈辞,呼吁和平、民主,台下听众高呼回应,用正义的声音反对枪声,反对黑暗。这时,一个自称“王老百姓”的人跑上台,发表“政府职责所在,理应把发动内乱的乱党剿平”等谬论。当场有人揭发此人为国民党省党部委员兼调查统计室主任、特务头子查宗藩。在大家的怒斥下,他灰溜溜地逃走了。大会在热烈的掌声中通过了反对内战,要求和平、民主的宣言,以及呼吁美国青年反对美军参与中国内战的通电。最后,大会在反内战的歌声中 结束。这时,国民党政府派军队实行戒严,封锁路口,师生们被激怒了,他们连夜签名,以罢课抗争。

  26日晨,国民党中央社造谣称:“昨晚七时许,发生匪警,当地驻军据报后,即日赶往捉捕。匪徒竞一面鸣枪,一面向黑暗中逃窜。”中央社的诬蔑报道,更加激起广大学生的愤慨。为了揭露国民党的反动真相,西南联大学生率先罢课,随后31所学校相继罢课。昆明学联成立了昆明市大中学校罢课联合会,发出“罢课宣言”,以及抗议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《致美国政府抗议书》、《告美国人民书》,鲜明地提出了昆明学生的政治主张,要求停止内战,组建联合政府,切实保障人民言论、集会、结社、游行、人身等自由,同时要求国民党云南当局追究射击联大的责任;取消禁止集合游行的禁令;保障学生的安全、自由,不许任意逮捕学生教师;中央社向参会人员道歉。国民党当局对学生的行动十分惧怕,他们采取种种手段镇压学生,动用大批特务沿街殴打学生,捣毁学校。云南警备总司令关麟征、代理省主席兼国民党省党部主任委员李宗黄,命令学校交出“思想有问题” 的学生名单,并令各校按期复课,否则将“采用武力压制,不惜流血”。

  1945年12月1日上午8时,李宗黄在参加了卢汉就任省政府主席的交接仪式后,集合省党部的暴徒,携带武器、棍棒分头攻打学校。上午10点以后,各校都分别遭到歹徒们的袭击。歹徒们在校园里撕墙报,砸桌椅板凳,殴打学生和教师,并向学生集中处投掷手榴弹。西南联大学生潘琰、李鲁连、昆华工校学生张华旨在西南联大东院(今昆明市文林街东段),南青中学教师于再在联大新校宿中弹牺牲,重伤20余人,制造了震惊全国的“一二·一惨案”。惨案发生后,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义愤和强烈抗议,重庆、成都、延安、遵义、上海等地都以集会、游行示威、通电抗议等形式声援昆明学生。昆明44所大中学校全部罢课。为表达对烈土们的哀思和对反动派的愤怒。罢课联合委员会于12月2日为四烈士举行了入殡仪式,各校师生和各界群众印00多人冲破敌人的阻挠前来 参加。12月4日又举行公祭,灵堂设在联大图书馆,参加公祭的人们络绎不绝,有各大中小学师生、宗教界和工商界人土、国民党爱国进步官兵15万人次。

  昆明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得到了中共中央和全国人民的声援和支持。12月15日,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《一九四六年解放区工作的方针》中,号召援助以昆明罢课为标志的国统区正在发展的民主运动。党中央机关报《解放日报》和新华社、《新华日报》都及时向全国报道了“一二·一”惨案真相,呼吁全国人民声援昆明学生。一时间,以悼念昆明死难烈士,声援昆明学生为契机的民主爱国运动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。

  “一二·一”运动,是继“五四”运动、“一二·九”运动以后的又一次全国范围内的为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,争取国家独立、人民民主而进行的英勇斗争。它使国民党反动派陷入孤立,使共产党获得了最广大的同盟者,从而扩大了在共产党影响下的爱国民族统一战线,为日后共产党领导革命斗争,取得全国胜利,奠定了坚实的民众基础。



责任编辑: 陈立红  来源: 血铸中华网
★主办:共青团中央 全国学联 ★承办:团中央信息办 全国学联秘书处 中国青少年社会服务中心 中青网